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張茉楠:全球新一輪經貿規則發展呈七大新趨勢

時間: 2019-10-14 10:39:19 來源:   網友評論 0
  •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遇的大變局,而國際經貿規則變化正是全球經濟秩序大調整大變革的突出體現。
作者 | 張茉楠,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遇的大變局,而國際經貿規則變化正是全球經濟秩序大調整大變革的突出體現。

2018年以來,全球范圍內先后有CPTPP、EPA、USMCA,以及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l)等超大自貿協定簽署。

在新一輪國際經貿規則構建過程中凸顯全方位覆蓋、多元化領域、高質量高標準等特點,以及原產地規則、知識產權保護、服務業開放、數字貿易、環保勞動、競爭政策和國有企業等變革趨勢,不僅將產生貿易轉移效應,加速我國出口型加工制造海外轉移,也還加大國內制度法規的調整壓力,削弱我國在全球新一輪貿易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對我國面臨的國際規則提出了新挑戰。

近兩年,美國、歐盟、日本以及中國等國家與地區都通過雙邊及區域談判布局以及發布提案、聲明等方式,增強各自在全球貿易體系的影響力。

與此同時,2018 年以來,美國、歐盟、加拿大等成員國先后就WTO 改革發表了書面意見,我國商務部也提出了針對WTO 改革的三大原則和五項主張,這些都向人們展現出一幅國際貿易規則重構的全景圖。

透過這些重大談判,新一代國際經貿投資規則正在醞釀和形成之中,并呈現出一些鮮明的特征與趨勢。

趨勢一:“三零”規則有望成未來國際經貿規則變革的新趨勢

所謂“三零”(即 “零關稅、 零壁壘、 零補貼” )規則正在成為美歐等區域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重要內容,也是未來國際經貿規則變革的發展方向。

三零”國際經貿規則正在成為西方發達國家積極推動的基本框架和原則。

事實上,“零”并不意味著立即取消,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保證最大限度地消除絕大多數貿易品的關稅、各種非關稅壁壘和各種扭曲市場價格的產業補貼,而這也成為當今主要經濟體推動貿易協定的目標之一。

特朗普在七國集團(G7)加拿大峰會上首次提出了零關稅、零補貼、零非關稅壁壘的“三零”目標,并將取消美歐非汽車工業產品的關稅、非關稅壁壘和補貼寫入2018 年7 月美歐發表的聯合聲明中。

2018 年7 月,日本與歐盟簽署日歐EPA, 這兩大經濟體占全球經濟總量的30%、貿易總量的40%,內容涉及取消關稅、破除非關稅壁壘及擴大服務貿易、開放服務市場、電子商務等多個方面。

2018年9月美墨加(USMCA)達成, 主要內容涉及三國間農產品貿易實現零關稅、汽車配件零關稅,不對出口到對方市場的產品使用出口補貼或WTO特殊農業保障措施等一系列條款。

長期來看, “三零”將是未來發展的趨勢。


趨勢二:“邊境” 規則逐步向“邊境內”規則轉移

國際經貿規則重構從邊境向邊境后措施延伸。當前的貿易協定和經貿規則覆蓋面更廣,不僅包括經濟因素,更包含了眾多非經濟因素;成員國不僅要受貿易規則的約束,還將受到法律法規、生態環境、商業模式要求等多方約束。

傳統經貿規則以商品、服務或投資跨越關境時的措施為主要對象,包括關稅、配額、數量限制、海關監管等,到此后非關稅削減等“邊境上壁壘”層面,以及越來越關注到“邊境后壁壘”層面以及“跨邊境互通互聯”,逐步涵蓋服務貿易、知識產權、競爭政策、電子商務等后邊境規則,并不斷提升法律可執行程度; 更有甚者,將政治體制、人權、文化等與貿易弱相關的內容納入協定。

例如,USMCA 協議內容是原NAFTA 的近3 倍,覆蓋范圍除了貨物貿易、原產地規則外,還包含了知識產權、數字貿易、金融服務、勞動者權利、環境保護等內容,成為歷史上涵蓋最廣的貿易協定,并首次加入了宏觀政策和匯率章節。


趨勢三:數字貿易成為新國際貿易規則的競爭新焦點


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快速發展,數字貿易和服務貿易在國際貿易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各國立足于自身利益和經濟發展情況,紛紛在新一輪國際規則方面提出自己的立場和主張。

一些大的經濟體嘗試在多邊、區域和雙邊層面推出能彰顯和拓展其價值理念的數字貿易規則。美歐等發達國家利用自身的服務貿易和數字貿易方面的競爭優勢和比較完善國內法律法規,在國際規則制定中積極強占制高點。


目前,數字貿易國際規則主要體現在美歐等發達國家引領制定的區域貿易協定中。在WTO公布的涉及數字貿易和的40多個區域協定中,32個協定將數字貿易(電子商務)單獨設章,其中美國主導13個,歐盟主導7個,其它協定也基本上由已與美歐簽署協定后的國家或地區之間互相簽署。

在美歐主導的TPP(美國已退出)、TISA、TTIP(談判被擱置)新一代區域貿易協定中,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展現出21世紀數字貿易發展的新需求,高標準、高水平的知識產權保護、跨境數據自由流動和個人信息保護等議題成為談判的重點。

美國不僅是數字貿易強國,同時也是規則制訂的引領者。美國一直致力于打造一個具有約束力的全球數字貿易規則體系。在美國主導的區域貿易協定中,數字貿易規則不僅局限在電子商務章節,也在投資、知識產權、信息技術和跨境服務貿易等章節中有所體現。


此外,與美國其主導的USMCA中均明確提出了數據自由流動、數字產品的非歧視待遇、禁止強制性的本地化等要求不同 ,CPTPP 基本延續了TPP 中的相關內容。

而歐盟在數據跨境流動和數據本地化方面相對美國更為謹慎,EPA 中對于是否將數據自由流動納入協議設置了3 年的評估期,而且也沒有關于禁止數據或設備本地化的條款。

但這并不意味著歐盟對此持消極態度,為落實“單一數字市場戰略”并推動歐盟數字經濟,2018 年,歐盟正式實施《一般數據保護條例》,并通過了《非個人數據自由流動條例》,從而為歐盟實現境內的數據流動自由和廢除數據本地化限制奠定了基礎,這預示著未來歐盟在其簽訂的自貿協定中很可能也將加入USMCA、CPTPP中的相關條款。這些都使得我國面臨的國際規則壓力挑戰。


趨勢四:國際投資規則呈現區域化、碎片化特點


目前,全球層面的仍缺乏統一的投資協議,因此就區域性投資協定來看呈現如下特點:一般而言,區域性投資協議分為兩類,一類是在區域貿易協定下只針對投資問題或就某些特定問題所簽署的協議;一類是投資問題只作為一部分的經濟合作一體化或貿易協定的綜合性安排。前者主要有經濟合作組織(OECD) 的《資本流動自由化法典》,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CAFTA) 的《投資協議》,后者主要有《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跨太平洋伙伴關系》(TPP)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等。


區域投資規則的內容通常包括投資準入條件、投資待遇狀況、投資保護力度(涉及征收補償和資金移動) 以及爭端解決,還有的包括環境保護、競爭政策以及勞工等內容。

相比于雙邊投資規則,區域投資協定的主要目的是促進區域內的投資自由化。當前主要的區域投資性協議有歐盟投資規范、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跨太平洋伙伴關系(TP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議(TTIP) 和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其中尤以后三者特別為人關注。

TPP 在國際投資領域的新規則主要體現在投資開放的領域更寬和投資爭端解決機制更嚴。

TTIP協議中加入了投資自由化和保護條款,要求以雙方現有最高的投資自由化水平和保護標準為基本條件,表明該協定談判極有可能復制現有的美歐貿易與投資協定中已存在的國際投資規則。RCEP 投資議題主要涵蓋投資促進、保護、便利化和自由化。


趨勢五:“負面清單”+“準入前國民待遇”模式成重要模板


“負面清單”和準入前國民待遇是新一代貿易協定中服務業開放的主要特征。當前的《服務貿易總協定》(GATS)以正面清單為主,而CPTPP、EPA 以及USMCA 在服務貿易和投資領域均采用了負面清單模式,并在服務業部門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

金融和電信業是服務部門開放的重點領域。CPTPP、USMCA 將“金融服務”和“電信服務”單獨設章(CHAPTER),EPA 雖然沒有單獨設立章節,但也將二者以分項(SUB-SECTION)的形式列入協議文本。

其中,金融服務章節中規定了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市場準入等條款,如USMCA 中包含了對金融服務市場自由化,以及為美國金融機構和跨境金融服務貿易提供公平競爭環境等方面的承諾。

而且,USMCA、EPA 還加入了允許金融數據跨境轉移的內容。電信服務章節對電信網絡的接入和使用進行了規范和承諾,如CPTPP、USMCA 規定,締約方應確保另一方的任何企業能夠訪問和使用任何公共電信網絡或服務,用于企業境內和跨境的信息傳輸等等。


趨勢六:自由化、便利化與保護主義并行發展態勢


近年來,全球推動高標準經貿規則,自由化和經濟一體化程度提高。WTO通過《貿易便利化協定》(TFA)。

TEA被視為是本世紀最大的貿易便利化舉措之一,可大幅降低貿易成本,為所有WTO成員帶來巨大利益,其中發展中國家和最不發達國家獲益最大。

目前整個世貿組織成員國的TFA實施率已達58.7%,具體來看,發達國家成員實施率為100%,發展中國家實施率為56.4%,最不發達國家實施率為1.7%。


但是,另一方面,保護主義、單邊主義、霸權主義大行其道,并呈現出力度強,范圍廣,手段多樣的特點:一是從貿易保護強度將全面升級。世貿組織(WTO)近期報告顯示,限制性貿易政策的規模在過去兩個報告期出現飆升。

G20國家在去年10月中旬至今年5月中旬期間實施了20項新的貿易限制措施,包括提高大幅關稅成本、進口禁令以及針對出口的新的海關程序,涉及價值3359億美元的商品,為2012年5月世貿組織開始追蹤這項數據以來第二高。

2018年以來,美國不僅加緊實施“反補貼”、“反傾銷”、“337”等常規性貿易救濟調查,“301”條款、“201”條款、“232”條款、“全球保障措施”、“實體清單”等非常規性貿易保護措施也同步實施。


二是貿易保護主義向投資領域擴散。聯合國貿發組織的《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指出,國際社會應對各種形式的投資保護主義保持警惕,并呼吁各國政府在國家安全審查的政策空間與審查程序的透明度及公正性方面做出恰當的平衡。

僅2016年,全球既有約有60個國家和地區,有五分之一新出臺的政策引入了投資限制,濫用國安審查可能成為助推全球保護主義升級的關鍵障礙,其中歐美投資審查制度更為趨緊。


趨勢七:FTA成為新一輪國際經貿規則制定主導力量


從國內形勢看,近年來,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成為中國新一輪全面對外開放的重大戰略舉措,也成為參與全球經濟治理推動新一輪全球化的重要路徑。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制造業大國、第二大貨物貿易國,中改推動和參與的雙邊和區域貿易協定談判非常顯著地影響著世界經濟,尤其是大型區域貿易協定。

同時,中國的大型區域貿易協定是“自由貿易區戰略”的重要內容和組成部分,也是推動新一輪開放,促進中國高質量增長高水平開放的重要路徑。

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國已經與25個國家和地區達成17個自貿協定,自貿伙伴遍及歐洲、亞洲、大洋洲、南美洲和非洲。

2017年,中國與自貿伙伴的貿易投資額占中國對外貨物貿易、服務貿易、雙向投資的比重分別達到25%、51%和67%。


而從全球發展趨勢看,在經濟全球化、貿易自由化的背景下,各國經濟聯系不斷加強,但近年來多邊貿易遭受諸多挫折,越來越多國家將發展國際貿易的途徑轉向區域貿易層面。

區域貿易協定(RTA)獲得迅速發展,在全球貿易中的比重越來越大,逐漸成為國家之間開展經貿合作、發展政治關系的重要手段。

RTA(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作為各國之間開展經貿合作、鞏固政治關系的重要形式,自多哈回合談判停滯后在各方面均取得了重大進展,主要表現在:


第一,簽訂區域貿易協定(RTA)的國家數量激增且協定簽署進程加快。根據WTO RTADatabase統計,1948-1994年期間,全球向WTO 報備了124個RT;但1995 年烏拉圭回合結束以來,向WTO 報備的RTA 數量已超過400個。截至2019年6月,總有效RTA數量達474個,其中FTA性質的257個。


第二,成員日益廣泛,不同經濟發展水平成員間合作日盛。RTA 所涉及的成員不斷增加,目前WTO所有成員均簽訂了至少一個RTA,且發達—發展中成員之間和發展中成員之間的RTA 發展迅速;在地域范圍上,跨區域RTA 的數量越來越多。


第三,合作形式和類型日益多樣化。在合作形式上,成員對雙邊合作的偏好超過諸邊合作,目前共有59%的RTA 屬于雙邊合作形式;在合作類型上,自由貿易協定(FTA)為最主要的合作類型,其次是經濟一體化協定(EIA),關稅同盟(CU)和優惠安排(PSA)合作形式較少。


第四,自由化和經濟一體化程度提高。在條款覆蓋方面,協定中包含的條款在廣度和深度上都超越了WTO。在FTA層面涉及諸多自由化程度更高的條款,包括制造業關稅減讓、農業關稅減讓、貿易便利化、出口稅、SPS(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協議)、TBT(技術性貿易壁壘)、國有企業、反傾銷、反補貼、國家援助、政府采購、TRIMS(與貿易有關的投資措施協議)、GATS(服務貿易總協定)、TRIPS(知識產權協定) 等,特別是發達-發展中成員之間的RTA 中有關貿易便利化、自由化條款在深度和廣度上均達到了空前的水平。


第五,RTA成為對外經濟政治關系的重要政策工具。RTA的簽訂,特別是21 世紀RTA 的簽訂不僅僅是為了通過歧視性的待遇增加成員之間的貿易量,還有政治訴求及爭奪國際經貿規則制定權的考量。

來源:華夏時報網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3d近50期开奖结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