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世間再無非非標:央行標債認定規則(征)點評

時間: 2019-10-14 10:44:07 來源:   網友評論 0
  • 2019年10月12日,央行發布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認定規則》),開始面向公眾公開征求意見。標準化債權資產(以下簡稱“標債”,并將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簡稱為“非標”)的認定是“資管新規”的重要配套細節。“資管新規”及其他監管文件中,多處涉及非標監管,但對于標債、非標的認定細節遲遲未頒布,影響了資管業務及其監管工作的開展。


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銀行團隊

分析師:王劍     S0980518070002

分析師:陳俊良  S0980519010001

來源:王劍的角度(ID:wangjianzj0579)


事項


2019年10月12日,央行發布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認定規則》),開始面向公眾公開征求意見。標準化債權資產(以下簡稱“標債”,并將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簡稱為“非標”)的認定是“資管新規”的重要配套細節。“資管新規”及其他監管文件中,多處涉及非標監管,但對于標債、非標的認定細節遲遲未頒布,影響了資管業務及其監管工作的開展。


我們分析后認為,此次《認定規則》嚴于預期,此前實踐中存在的認定模糊的部分資產——業內俗稱“非非標”——此次被明確納入非標。因此,對于銀行理財業務開展有一定影響。但是,這類資產總規模相對有限,可能在8000億元左右,因此也不必高估其影響。


評論


■背景:非非標的起源與規模


非標資產是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它的本質就是放貸形成的債權資產,且無流動性,與貸款并無本質區別,也就是變相貸款。因為過去銀行業將非標用于繞開部分監管指標,因此非標受監管部門高度關注。“資管新規”及其配套文件中,對非標給出了較為明確的監管要求,比如理財產品的期限必然長于所投非標資產的期限、對單一客戶的非標的集中度限制、非標投資占總理財或銀行總資產的比例限制(分別為35%、4%)等,銀行表內投資于非標則要求不得藏匿風險,且必須充分計提資本和撥備等。


由于存在上述限制,非非標應運而生。非非標不是規范用語,而是業內俗稱,泛指各種既不歸入標債、又不歸入非標的債權資產類別。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在老的監管文件中,非標不是標債的絕對補集,兩者都用了白名單制定義,即,標債主要是指各種標準化固定收益證券,而非標則是“包括但不限于信貸資產、信托貸款、委托債權、承兌匯票、信用證、應收賬款、各類受(收)益權、帶回購條款的股權性融資等”(原銀監會《關于規范商業銀行理財業務投資運作有關問題的通知》)。兩者并不互補,兩者合集不是債權資產的全集,這就導致了不能歸類于兩者的其他債權資產,又會形成一個新分類,里面包括“非非標”及其他。


2016年,原銀監會頒布《關于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預期年化收益權轉讓業務的通知》,銀行可以將信貸資產拿到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形成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這些產品不納入非標,當然也不符合標債定義,因此便是非非標。其他非非標種類還包括理財直融工具、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憑證等(有些銀行在填報理財資產類別時,也可能會將其中一些填到非標里,因此數據并不完全準確),但總量都不大,最主要的還是銀登信貸資產流轉。


從2019年6月末的理財資產投向數據來看,非保本理財持有資產約25.12萬億元,其中銀登信貸資產流轉(統計在“新增可投資資產”)、理財直融工具兩者合計約占3%,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品種,總規模可能在8000億元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銀登信貸資產流轉,理財直融工具和其他非非標都不多。



在業務和監管實踐中,非非標在理財資產中分流了非標資產,不用遵從非標的部分監管規定,從而減輕了銀行理財的非標總規模,從而減輕了監管指標的壓力,然后再擴大“非標+非非標”的規模,從而保證了理財收益。


此外,我們預計銀行表內由于對非標監管約束少,因此沒有強烈的非標轉非非標的需求,表內非非標應該比較少,我們且忽略之。


■《規則》對標債的認定方式


2018年“資管新規”及其配套文件陸續頒布后,對標債、非標的認定方式有個很大的變化,就是不再對兩者分別定義,而是只認定標債,其余的全是非標及少量其他東西(比如存款、大額存單以及債券逆回購、同業拆借等)。因此,目前,債權類資產分為三類,標債、非標和少量其他,原來的非非標大部分被歸入了非標,世間再無非非標。



此次公開征求意見的《規則》,對標債進行了幾步認定:


(1)先用白名單制,羅列了明確屬于標債的債權資產。除了毫無爭議的國債、央票、地方債、金融債、信用債等之外,還包括同業存單、信貸資產支持證券、資產支持票據、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資產支持證券,以及固收類公募基金等。


(2)不在上述標債白名單中的,則按照標債條件認定。標債條件主要是五點,在“資管新規”中已有提出,但沒有明確的、可操作的具體要求,此次給出了詳細的規則。



符合這五點條件的,由相關機構向央行提出標債認定申請,央行會同監管部門審核認定。


(3)此外的資產就全是非標。因此,非標基本上就成了標債的絕對補集,不再有非非標這類東西(暫不考慮存款等少量其他資產)。《規則》中還明確點名,理財直融工具、銀登中心資產流轉、北金所債權計劃、中證收益憑證、上保所的計劃等,均屬于非標。也就是說,原先以非非標身份存在的資產,大部分歸入了非標。未被上述點名為非標的類別,比如標準化票據等,相關機構今后可能會酌情向央行提出標債認定申請。


《規則》還規定,在“資管新規”過渡期內(即2020年底之前),原先的非非標資產仍然可豁免非標的各項監管要求,但過渡期結束后,仍未到期的資產則按規定妥善處置。


■ 對行業有影響但規模可控


(1)影響理財收益率。非標、非非標是理財產品提高收益的主要方法,如果沒有這兩種(未來是一種)資產,銀行理財收益率會與固收類公募基金接近,對客戶的吸引力便會下降,銷售難度加大。展望未來,非非標納入非標之后,總的非標規模料將壓降,因此會繼續影響理財收益。未來理財將很難通過簡單依靠期限錯配等方式博取回報,更加考驗投資管理和資產獲取能力,這一監管精神將驅使銀行理財業務進一步回歸至真正意義的資管。


(2)影響企業融資。非標壓降過程中,企業融資難免會受影響。但是,由于非非標總規模目前僅8000億元左右,占理財資產比例僅3%,將來即使壓降非標規模8000億元,對全行業影響相對可控,不必過度擔憂。更何況,對于某些銀行而言,非非標歸入非標,非標也不一定超標,因此也并不意味著非標一定得壓降8000億元。


(3)未來資產將規范轉標。未來非標將無法轉成非非標,只有轉成標債一條路。從《規則》中的標債白名單來看,信貸資產支持證券、資產支持票據、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資產支持證券(統稱為各種ABS)可能會是較為主流的轉標方式。這也會為金融機構(出表機構、投行等)帶來業務機會,也會繼續為理財、保險等機構投資者輸送可投資產。


因此,我們認為標債認定長期看會改變一些行業格局,對企業融資影響可控。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3d近50期开奖结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