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周小川最新講話

時間: 2019-10-13 22:57:01 來源:   網友評論 0
  • 周小川在講話中表示,在社會科技高速發展的大背景下,金融機構要防止“走偏”。由于存在著資本市場融資的誘惑和IPO的誘惑,一些金融機構、包括部分民營金融機構都受到了急功近利思想的影響,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吸取了慘痛的教訓。

來源:新浪財經


導讀:


10月12日,2019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今日在京舉行,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出席并發表主旨演講。 


周小川在講話中表示,在社會科技高速發展的大背景下,金融機構要防止“走偏”。由于存在著資本市場融資的誘惑和IPO的誘惑,一些金融機構、包括部分民營金融機構都受到了急功近利思想的影響,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吸取了慘痛的教訓。


對于普惠金融,周小川表示,盡管有些科技變化具有顛覆性,但普惠金融也有它自己的規律,這些規律并不容易由于新科技的出現就發生變化。專注于普惠金融的機構要想辦法弄清自己的信息優勢是什么,并能在這方面做得比別人好,比別人有效率,同時也更安全、更可靠。

以下為周小川演講實錄:


周小川:女士們、先生們,各位與會代表,上午好!


很高興有機會參加“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我認為這個題目非常重要,也是從黨和國家歷來都給予高度重視的題目。貝多廣先生剛才給我做了點介紹,一介紹完了以后,反而就容易緊張了,講不好了。我也沒做特別多的準備。但我想從這個會議參與的方方面面,以及這個會議所討論的各個議題來看,普惠金融是個非常多維或多角度的題目,很多人都從不同角度對這個題目做出評論,做出貢獻。我只能是從某一個角度談談我做研究工作,中國金融協會所做研究工作中感興趣的幾個方面,肯定不能沖著全面來講,因為沖著全面來講時間也不夠。所以,講幾個觀點,希望對會議有所貢獻。


中國處于扶貧攻堅戰階段,這個題目在近兩年有特別現實的意義。從國際環境來講,全球經濟面臨許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MC主義上升,所以很多政策制定帶有很強烈的MC主義色彩。要搞好普惠金融也要注意,把我們的概念搞得更加清晰,使得我們所主張的政策,所做出的推進和各方面的努力能夠真正腳踏實地的起到作用。


我想說,中國在普惠金融方面還是有不少成效。當然,我們還需要進一步向前推進。可能大家都已經談到了,在哪些方面取得的成績,可以總結的經驗,在經驗的基礎上繼續向前推進。我只想講三點:


一、中國值得認真總結農信社改革的進程,從中吸取經驗,也接受教訓。


(一)農信社改革。


首先要看到它的基礎,也就是在亞洲金融風波期間,中國農村金融面對了很大的困難,當時農村基金會大面積地垮塌。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如何設計、推進、執行。這個改革強調了農信社的健康,農信社和“三農”之間的共生,它們是相互促進的,而不是“零和游戲”。

第二強調在每一步改革推進的階段上,都力求設立最好的激勵機制,來使得能夠往前走。在亞洲金融風波之后,在一段時間之內,在“三農”融資方面在逐漸走弱的情況下,通過這個改革,那時候叫支農的力度,有些支持農民進城務工,辦中小企業、小微企業,在這方面取得了成績,很多指標得到了改進。


(二)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推進普惠金融的時候,人民銀行、銀監會以及其他監管部門合作推出指標體系。


當然,指標體系也是世界銀行和其他一些國際組織都熱衷推動的指標體系。我認為,這個指標體系應該是有很大的用途,絕大多數搞小微金融,普惠金融的往往視野也不夠開闊。首先,你應該知道其他國家做得怎么樣,這個指標體系是多維的,包括開戶的情況,存款的情況,支付的便利性,保險,農產品期貨,貸款等等各個方面。


因此,這有助于你比較,你在哪方面有薄弱環節,你在哪方面有較大提升空間。中國作為這么大一個國家,各個省通過指標體系的衡量也能找出自己的弱點,知道在哪些方面不如人家,有更大的提高空間。因此,我認為,這個工作應該有一些可供大家參考的經驗。


從當前情況來看,我們對指標體系數字仍舊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因為它總是有口徑的問題,這些指標體系統計的數據口徑也不完全一致,也就沒有在更高程度上引起大家的關注。我認為,這方面還有進一步的潛力可以挖。


(三)普惠金融在G20列入了專門的議題。


在中國,2016年,主持G20時,把普惠這個題目抬到了相當高的高度;同時,把普惠金融和綠色金融也做了一定程度的結合,中方也參加了國際上各種工作組,提供會議上的材料。我認為,這件事兒也有很大的意義;也讓人們意識到,綠色發展實際也有普惠的內容,非綠色的往往最后危及普惠。


二、數字和網絡對于普惠金融的影響。


我認為,這個影響是相當巨大的。我們經歷了這樣的沖擊,這個沖擊是,普惠金融,過去我們從強調基層網點,扎根基層,服務基層,在基層或者有網點,或者有小型金融機構,到更多地依靠數字技術和電子網絡。這個轉變應該說已經很明顯,大家都會給予高度的重視。與此同時,這個轉變也具有不確定性。


其中一個不確定性,從剛才的發言當中,我也感覺到,如果更多地依靠數字技術和網絡技術,很可能很多小型搞普惠金融的各種機構更多地希望依靠公共征信系統。假設公共征信系統都能夠提供大家都滿意的,非常豐富的信息,那么存在一個問題,要那些中小型金融機構有什么大的必要?所以,這中間也有一些矛盾。也可能出現混合的局面,一方面我們仍然需要扎根基層的網點和金融機構;與此同時,又有可能有相當一部分普惠金融業務,無論從信貸、保險還是支付等等各個方面,將來更多地變成網上、線上的操作,和公司是否扎根基層好象關系不那么大。這兩個關系最后是什么樣呢,我認為還要在演進中逐步探索,這應該說也是很具有挑戰性的議題。


與此同時,盡管科技提出了很多變化,我們也看到有些變化具有顛覆性,也看到金融服務,普惠金融也有它自己的規律,這些規律并不是那么容易由于新科技的出現就發生變化。


首先,金融機構的可持續性,特別是財務可持續性。金融機構應該與實體經濟是共生的局面,有了好的實體經濟就有了更多的金融服務需求,同時也能保證金融服務的質量和合理的回報。金融機構如果沒有強健的財務,沒有不斷增長的能力,包括抗風險的能力,不可持續,也會搞一段時間就出問題了。這種事情我們也遇到很多,我可能過一會兒會講到。


金融服務歷來都是以信息為基礎的,對客戶的信息依賴程度應該說非常之高。與剛才有聯系的問題,現在是不是有些機構覺得這個信息不應該歸我去管,而是靠公共基礎設施建設,靠征信系統,靠一些大的機構提供信息。這確實是有一定問題的,就是說很可能很多涉及到普惠的,涉及到基層的金融,涉及到小微的這些金融,涉及到“三農”這樣的金融,可能還是需要有它自己獨特的,專有的了解基層的信息。


第二,還有一個不變的規律,風控和監管仍然是至關重要的環節。我們也看到,有一些有熱情搞普惠金融的,當然也有一些人是打著“普惠金融”的“幌子”,他們可能更注重一些其他的目標,但往往是因為風控出了問題,對風險的管理出了問題,對風險的識別出了問題,以及監管也沒有太顧得上,這樣出了不少問題。


如果要想減低風險,除了自身的風控建設和監管建設以外,還應該提供更多的保障,特別是在財務制度上,在會計準則以及會計準則執行上,在風險評估上應該做得更多更好,而不是忽略。因為有的人覺得那是大金融機構干的事兒,小金融機構可能就不一定行。


第三,還有一點,和農信社改革有關系的。我們需要把激勵機制和社會責任兩者平衡,同時做到一種更好的結合,往往人們強調社會責任,但是如果激勵機制設計得不合理,會影響普惠金融的財務可持續性,會影響積極性究竟向哪個方向發揮;甚至弄得不好,鼓勵了一些“冒牌”的活動。因此,我們說設計好激勵機制是十分重要的。


從中國的情況來講,也從世界的情況來講,我們是既有成績也有教訓。成績我就不多說了,估計我們有很多數字,特別是我們有很多數字是超過一般國際上的想象,如果他沒有詳細看數字的,不會認為中國在這方面有些指標可以達到這樣的程度,限于時間我就不具體列舉了,他是一種想象的推測。實際上,還是有不少成績的。


也有教訓,其中重要的一點,就是可持續性問題。我們在農村金融問題上,經過了三個值得深刻總結的過程:


1、早期主要強調農村金融合作制,當然,合作制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合作制肯定是值得探索的一個模式。當時由合作制變為了農村合作社,金融的合作可以不要資本金,這樣實際是減弱了它風險承擔的能力,在經濟發生變化的時候,就出現了很大的脆弱性,以后就出現了生存上的一些問題,導致實際上沒有繼續完善地發展下去。


2、第二個比較大的問題是亞洲金融危機之間的農村基金會,農村基金會出了比較大的問題,從財務形式和健康性來講,抵御風險能力以及公司治理等方面,都有一定的畸形性。因此,在亞洲金融風波期間出現大面積垮塌,后來采取了關閉和救助的辦法,人民銀行也為此向地方政府借了不少錢來進行拯救。


3、最近一次是P2P網貸。P2P網貸中間還是有一些很好的新生事物,動機也是為了搞普惠金融,但有些方面還是違背了財務健康,可持續性和監管方面的基本規則,因此也出現大面積的問題。這些都是值得深刻總結的。


我們看到,新型的科技產業從事普惠金融積極性的同時,也有很多我們叫“hack”,就是忽悠得比較厲害,不是那么腳踏實地和客觀,只講一個方面,只講好的方面,不充分重視風險方面和脆弱性方面。這樣也會有一定的問題。所以,也有很多可以吸取的經驗教訓。


三、當前,我們也是面臨著許多重要的挑戰。


有很多方面,我揀幾個方面說一下。


第一,基礎設施。


基礎設施是給很多多元化、中小型金融服務機構提供更加健康可靠,可信的公共服務。當然,有一些基礎設施也可以用PPP的形式,即有公有部門,如財政部、中央銀行或監管部門主導,也可以有私人部門參加,這也是可行的。但總之,也要強調基礎設施完善的重要性。基礎設施并不只限于征信,這是一系列的基礎設施,包括交易平臺、資產的登記托管、交易的記錄、支付系統支付清算等等。


第二,專注于普惠金融的機構要想辦法弄清自己的信息優勢是什么。


金融服務是建立在信息基礎之上的,就像是我們搞工業、搞出口,總是在說你究竟比較優勢是什么,要沒有比較優勢,瞎忙活什么呢。搞普惠金融服務,要回答一個問題,就是你的信息優勢是什么。所以能夠在這方面做得比別人好,比別人有效率,同時也更安全、更可靠。


第三,考慮如何降低風險。


中國這方面做得還是不夠的,90年代中期中國財政收入占GDP比例就是11%左右,很難像有些發達國家或比較富裕的國家能夠給出非常明確的和有力的財政支持,但即便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可以想出一些其他的辦法,也包括一些差別性貨幣政策的做法,也包括一些地方政府的做法。如果普惠金融能做得面更廣、價格更合理,可能也需要更好的發展對各種風險的保險和走向綠色發展。


同時,在“三農”方面的農產品期貨,作為期貨事先獲得銷售價格,同時又能夠對種植業氣候災害的保險、病蟲害的保險或養殖業的病疫保險都有的話,就能形成以有價格、有保障的農業訂單為基礎的、有保險的信貸機制。


這個做法也是中國可能更加迫切需要的,因為我們土地還是集體所有的,宅基地到目前為止還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轉讓的,因此在抵押品方面遇到的困難會比很多其他國家都會多。這種情況下,如何降低風險,使普惠金融能夠擴大面積,同時有合理的價格。


在這些挑戰之外,也要防止走偏。因為現在社會上由于科技的發展,由于存在著資本市場融資的誘惑和IPO的誘惑,有急功近利的一些做法,我們也看到一些金融機構,包括一些民營的金融機構都受到這種思潮的影響,有些事情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同時也吸取了慘痛的教訓。所以如何防止走偏也是需要提請大家注意的。


因為我一開始強調普惠金融要重點抓好可持續性,普惠金融的定義就是G20工作組都作出了非常準確的定位,但與此同時如果進行國際比較,有一些國家,特別是像拉丁美洲等等,有很多MC式的政策,主要是一些政治家可能追求短期的收益和選票上的支持,主要以給好處為主,而不強調可持續性。但我看到那些國家的一些例子,也感覺到有些也不是政治家本身的問題,因為他們都是要給老百姓做好事,同時也都有選舉機制,但有一些問題是出在經濟政策團隊,經濟政策顧問團隊出現了錯誤傾向,出現了誤導,也包括他們自己的理解。


支持可持續和不可持續,有一些不可持續的具有MC色彩的一些政策可能過一段時間就站不住腳了。非常明確地說,中國從金融對實體經濟的關系來講,也可以適用的,即究竟是授人以魚,還是授人以漁,就是你給好處,還是教人家去提高生產力,只有提高生產力,特別是供給側的生產力,普惠金融才能夠做到可持續。


需求側也需要不少普惠金融,但是我們也要防止在有些國家“信用卡危機”里所出現的過度消費信貸問題,當然要具體區分進行判別。


過去在中國的金融里,基層金融機構改革和實體經濟是共生,這不太被接受,因為那時候多數人都有一些零和概念的想法,比如在農村的一個村里,看著有幾個人是搞信用社的,其他人是種地的,如果搞信用社的人可能就收入比較高一點,如果他們讓出點利益,農民就富了,這就是一種所謂零和的思想。


共生的思想就是我們必須讓金融支持農戶進行發展,但與此同時信用社也必須有合理的財務回報,價格需要合理化,需要反映風險,使得信用社財務上能夠健康,同時還能不斷地在資本上略有積累,才能夠與實體經濟共同不斷地向前增長。


第四,最后一點,應該詳細地考察激勵機制。


有很多問題口號都是對的,方向也都講得比較清楚,但是激勵機制設計上經常是有錯的,在實踐過程中強調社會責任,給出大方向都是對的,但激勵機制如果不對的話,有時候是胳膊擰不過大腿。


我個人還是希望看到普惠金融的各種機構,不管是傳統的機構,像傳統的農信社到農商行,到城市小型商業銀行,總之這一類我們統稱社區類金融機構和新型以科技為基礎的,同時不限于地域的,也不見得真正為社區和基層的,未來金融和實體經濟的關系究竟是什么樣,過去叫銀企關系,這是重要的一個方面,但也不限于銀企,因為還有保險業、證券、農產品期貨等等,現在應該是一個非常廣泛的概念,也包括支付等等,將來的關系作出更深刻的研究,從而也使得中小型普惠金融機構真正有更明確的方向和發展的空間。


就從這幾個方面希望對這次會議略微做一點梳理,因為前面也沒有全都聽到,同時我講的方面不求全面,只講幾個要點,講錯了,請大家批評指教。謝謝大家!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3d近50期开奖结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