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混合擔保之保證人的10大法律責任!

時間: 2019-10-11 13:49:42 來源:   網友評論 0
  • 銀行在向企業提供貸款的過程中,往往要求企業提供多種擔保措施(混合擔保)來保障還款來源以及強化還款意愿。齊精智律師提示混合擔保一般是指在同一銀行貸款債權之上,既有債務人提供的抵押或質押,還有第三人提供的抵押或質押,同時還有其他保證人提供擔保的情形。

出品:信貸風險管理

作者:齊精智

銀行在向企業提供貸款的過程中,往往要求企業提供多種擔保措施(混合擔保)來保障還款來源以及強化還款意愿。齊精智律師提示混合擔保一般是指在同一銀行貸款債權之上,既有債務人提供的抵押或質押,還有第三人提供的抵押或質押,同時還有其他保證人提供擔保的情形。

銀行貸款中的混合擔保法律關系錯綜復雜,貸款合同約定稍有不慎就會造成保證人不承擔保證責任的災難后果。本文不惴淺陋,分析如下:

01
同一債權上既有人的擔保,又有債務人提供的物的擔保,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共同過錯致使本應依法設立的質權未設立,保證人對此并無過錯的,債權人應對質權未設立承擔不利后果。


裁判要旨:


混合擔保中債務人提供的擔保物權未設立,其他保證人可否在物的擔保的債權范圍內免責,應當結合債權人和主債務人的過錯情況、保證人有無過錯、當事人對債權實現順位有無約定等因素,基于誠實信用、公平原則以及債務人最終責任原則,綜合判斷應否保護保證人合理的順位信賴利益。


債權人與債務人的共同過錯致使本應依法設立的質權未設立,債務人應對質權未設立承擔違約賠償責任,債權人怠于請求交付和監管質物應視為放棄質權的行為。物權法第176條對債務人提供的物保與第三人提供的人保并存時的債權實現順序有明文規定,保證人對先以債務人的質物清償債務存在合理信賴,債權人放棄質權損害了保證人的順位信賴利益,保證人應依物權法第218條的規定在質權人喪失優先受償權益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


案件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案例2018年第1期,刊登了最高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925號判決。

02
混合擔保中,保證人承諾任何情形下都承擔擔保責任后,又以債權人放棄物保主張免責的不予支持。


貸款合同約定:無論乙方對主合同項下的債權是否擁有其他擔保(包括但不限于保證、抵押、質押、保函、備用信用證等擔保方式),不論上述其他擔保何時成立、是否有效、乙方是否向其他擔保人提出權利主張,也不論是否有第三方同意承擔主合同項下的全部或部分債務,也不論其他擔保是否由債務人自己所提供,甲方在本合同項下的擔保責任均不因此減免,乙方均可直接要求甲方依照本合同約定在其擔保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甲方將不提出任何異議。


裁判要旨:


本院認為,“債權人應當按照約定實現債權”中的“約定”的目的在于確定或者限制人的擔保與物的擔保并存時債權人的選擇權(因本案不涉及按份共同擔保,故此部分論述忽略該內容),只要當事人之間的約定內容達到了這一程度,即應認定為當事人之間就債權人實現其債權有了明確約定。這里,既包括限制債權人選擇權行使的約定,也包括確定或者賦予債權人選擇權的約定。所謂就債權人實現債權順序的約定明確,既包括對實現債權的順序約定為物的擔保在先,人的擔保在后;人的擔保在先,物的擔保在后;物的擔保與人的擔保同時承擔擔保責任等三種社會上普通人根據邏輯通常可以想象出來的約定明確的情形,當然也包括約定在任何情形下擔保人都應當承擔擔保責任的情形。


本院認為,被擔保的債權既有物的擔保又有人的擔保的,當事人約定在任何情形下擔保人都應當承擔擔保責任,屬于《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一句規定的約定明確的情形,這樣理解該規定的含義,符合社會上普通人的正常認知,屬于常識,應無疑問。


案件來源:


(2017)最高法民終170號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榆林新建南路支行、榆林聚能物流有限責任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

03
債權人雖與保證人約定可先于其他擔保直接行權,但債權人繞開物保直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仍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


混合擔保中,若《保證合同》約定:“當債務人未履行債務時,無論債權人對主合同項下的債權是否擁有其他擔保,債權人有權直接要求保證人承擔擔保責任。”該約定并不能必然得出已就擔保物權的實現順序與方式等作出了明確約定,不屬于《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的“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


案件來源:


(2016)最高法民申2612號。

04
混合擔保情形下擔保人之間存在內部追償權,具體分擔數額酌情而定。


裁判要旨:


《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僅規定了混合擔保中提供擔保的第三人承擔擔保責任后,有權向債務人追償,但沒有對擔保人之間是否能夠追償予以明確。《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八規定:“當事人對保證擔保的范圍或者物的擔保的范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承擔了擔保責任的擔保人,可以向債務人追償,也可以要求其他擔保人清償其應當分擔的份額。”這就明確肯定了混合擔保中擔保人之間享有追償權。


在《物權法》沒有規定而《擔保法司法解釋》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原審兩級法院適用《擔保法司法解釋》,認定抵押人匯城公司承擔擔保責任后對保證人顧正康享有追償權并無不當。顧正康認為匯城公司不享有追償權,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來源:


最高法院(2018)最高法民申1628號。

05
混合擔保中物保無效不必然減輕保證責任。


裁判要旨:


雖然擔保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債權人放棄物的擔保的,保證人在債權人放棄權利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但因訴爭借貸、抵押簽字在先,保證簽字在后,陳某在擔保前即已知道抵押房屋不具備產權證明,繼而也就應當知道尚未辦理過抵押權登記,因此只要簽字屬實,判令被告承擔全額保證責任即不違背其擔保意愿。


案件來源:


《人民法院報》江蘇省阜寧縣人民法院劉 軍 劉 

06
債權人放棄第三人物保,保證人主張免責的前提是對優先實現抵押權已經作了明確約定。


案件來源:


《最高額抵押合同》約定:當債務人未履行債務時,無論抵押權人(第三人)對所擔保的主合同項下的債權是否擁有其他擔保,抵押權人均有權直接要求抵押人(第三人)在其擔保范圍內承擔保責任。


《最高額抵押合同》中對實現抵押權已經作了明確約定,乾安支行不按照其與第三人丁醇公司的明確約定實現其債權,放棄其對第三人丁醇公司的抵押權,按照《擔保法》、《物權法》以上條文規定的總體精神,即可相應免除保證人的保證責任。


案件來源:


(2016)最高法民終40號。
07
保證合同雖有實現順序的任意約定,債權人放棄債務人物保的,保證人仍有權主張部分免責。


裁判要旨:


保證合同約定:“無論貸款人是否享有其他擔保,貸款人均有權要求本合同的保證人在其擔保范圍內承擔保證責任”,該類條款僅說明保證人將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所賦予保證人在抵押權人沒有先就主債務人所提供擔保物進行受償,而直接要求保證人履行保證義務時的抗辯權予以了放棄;并不能推定保證人放棄依據物權法第一百九十四條第二款規定抗辯擔保責任的權利。


本院認為,三威公司、大地公司的該項承諾,僅是將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賦予保證人在抵押權人沒有先就主債務人所提供擔保物進行受償,而直接要求保證人履行保證義務時的抗辯權予以放棄,沒有放棄物權法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賦予保證人在抵押權人放棄抵押權的,其他擔保人在抵押權人喪失優先受償權益的范圍內免除擔保責任的權利。即保證合同第九條的約定,不屬于物權法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的“但其他擔保人承諾仍然提供擔保的除外”的除外情形。三威公司、大地公司有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免除保證責任。


案件來源:


(2015)魯商終字第419號。

08
貸款合同約定:銀行已經選擇某一擔保(包括債務人抵押)實現債權的,也可同時主張通過其他擔保實現全部或者部分債權。屬于約定不明。


裁判要旨:


所擔保的債權,同時存在物的擔保(含債務人提供)和保證擔保的,債權人可以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也可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債權人已經選擇某一擔保實現債權的,也可同時主張通過其他擔保實現全部或者部分債權。


一審法院認為:“被擔保的債權就物的擔保和人的擔保約定不明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對債務人自己提供物的擔保的,債權人應當先就該物的擔保實現債權;不足部分,債權人可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二審法院最高法院認為:“案涉擔保條款中并未對優先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亦或是優先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進行明確約定。一審法院認定被擔保的債權就物的擔保和人的擔保約定不明確并無不當。”


案件來源:


(2017)最高法民終370號貴州吉順礦業有限公司、貴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金沙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


09
債權人約定有權選擇實現物保或者保證,保證人主張“先物保后人保”抗辯不支持。


裁判要旨:


《最高額采礦權抵押擔保合同》、《最高額保證合同》兩份擔保合同中均約定:本合同所擔保的債權同時存在物的擔保(含債務人提供)和保證擔保的,債權人可以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也可以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債權人已經選擇某一擔保來實現債權的,也可同時主張通過其他擔保來實現全部或部分債權。


上述約定明確清楚,即債權人可選擇某一擔保或同時主張全部擔保實現債權。一審法院關于當事人對擔保順位約定不明的認定有誤,應予糾正。


案件來源:


(2017)最高法民終198號。

10
抵押合同約定債權人可任意條件直接行使抵押權與保證合同約定債權人可任意條件直接要求保證人承擔責任的約定,并不矛盾。債權人有權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裁判要旨:


《保證合同》約定“當債務人金昌公司未按主合同約定履行債務時,無論債權人對主合同項下的債權是否擁有其他擔保權利,債權人均有權先要求保證人在本合同約定的保證范圍內承擔保證責任,而無須先要求其他擔保人履行擔保責任”;


《抵押合同》約定“當債務人未按主合同履行債務時,無論抵押權人對主合同項下的債權是否擁有其他擔保權利,抵押權人均有權先要求抵押人在本合同約定的保證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而無須先要求其他擔保人履行擔保責任。


該約定與上述保證合同中的約定并不矛盾,也不會導致物的擔保與人的擔保實現約定不明確。故根據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關于‘被擔保的債權既有物的擔保又有人的擔保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債權人應當按照約定實現債權’之規定,浦發銀行貴陽分行實現債權時,有權依據合同約定先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


綜上,基于混合擔保糾紛的復雜性,銀行等貸款機構可以約定保證人在任何條件下都應承擔保證責任,保證人也未必都會承擔保證責任。


作者簡介
齊精智律師,陜西明樂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金融、合同、公司糾紛專業律師.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3d近50期开奖结果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