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管濤:中美貿易爭端如何影響中國國際收支?

時間: 2018-04-04 16:55:31 來源: 《中國外匯》  網友評論 0
  • 4月2日,中國對美國貿易保護政策做出實質性回應。財政部網站消息稱,經國務院批準,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自2018年4月2日起,對原產于美國的7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

導 讀


4月2日,中國對美國貿易保護政策做出實質性回應。財政部網站消息稱,經國務院批準,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自2018年4月2日起,對原產于美國的7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義務,在現行適用關稅稅率基礎上加征關稅,對水果及制品等120項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稅率為15%,對豬肉及制品等8項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稅率為25%。現行保稅、減免稅政策不變。


中美貿易摩擦愈演愈烈,未來如何演進?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國際收支會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近期,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管濤撰文指出,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國際收支的短期影響渠道有三:一是信心渠道,即中美經貿關系緊張有可能降低市場風險偏好,促使資本逃離風險資產,加劇中國資本外流;二是貿易渠道,兩國貿易爭端將會影響中國的對外貿易活動;三是金融渠道,兩國貿易紛爭包括投資保護主義措施,將影響中國的對外投融資活動。后兩個渠道都會通過影響中國實體經濟,進一步對市場預期產生影響。


上述三個渠道的影響大小,取決于中美貿易爭端的演進情形。


第一種情形是貿易摩擦僅限于經濟考量,則鑒于全球供應鏈背景下的貿易戰是雙輸的結果,雙方會通過談判協商解決問題,結果是有貿易爭端但避免了貿易戰。短期看,這是好的情形,對中國國際收支的影響是短暫的。


第二種情形是貿易摩擦既有經濟又有政治的考慮,一定的貿易戰的經濟損失不可避免,則雙方貿易摩擦不斷,經貿關系時好時壞。這是基準情形,會造成中國國際收支的波動。


第三種情形是貿易摩擦主要是政治的考量,貿易戰的經濟損失可以忽略,則貿易沖突會不斷升級,直到美方的政治目標達成為止。第三種是壞的情形,會造成中國國際收支持續的劇烈波動。


管濤認為,貿易戰的勝負不是比誰的損失小,而是看誰的承受力強。從中長期看,中國的國際收支狀況并不取決于中美貿易摩擦,而是經常項目收支看國內的投資儲蓄關系、人口結構變化等,跨境資本流動看國內市場前景、營商環境、產權保護等。另外,中國是一個大型開放經濟體,具有較大的市場和政策回旋余地,較強的抗風險能力。應對中美貿易摩擦,防范國際收支風險,關鍵是做好自己的事,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國際收支的影響

作者:管濤


1、中美處理經濟失衡問題的不同方式及效果


包括貨物貿易在內的順差形式的經常項目收支失衡,曾經是中國對外經濟失衡的重要表現,一度成為國際上指責中國貨幣操縱的重要把柄。2007年6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對成員國政策雙邊監督的決定》,首次增加了根本性匯率失調的內容,直指大規模和長期的經常項目順差就是匯率失調,實際是指向中國。美國財政部制定的“貨幣操縱”三個標準之一,就包括經常項目順差與GDP之比超過3%。過去,甚至在“8·11”匯改以后的有一段時期,美國財政部每半年發布一次的《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一直以此為由施壓人民幣匯率重估。一些美國人至今仍對人民幣低估成見頗深,特朗普競選時還威脅要對中國貼上“貨幣操縱”的標簽。


對此,中國政府一方面是承認經濟失衡的客觀存在。早在2006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做出了國際收支的主要矛盾已經從外匯短缺轉為貿易順差過大、外匯儲備增長過快的重要判斷,并提出要把促進國際收支平衡作為保持宏觀經濟穩定的重要任務(即不追求外匯儲備越多越好)。2007年初,總理在“兩會”中外記者會上明確表示,中國經濟存在不穩定、不協調、不平衡、不可持續的問題,其中就包含了外貿和國際收支不平衡。另一方面是積極致力于“擴內需、調結構、減順差、促平衡”。隨著經濟增長動力逐步轉向消費和服務業拉動,經常項目順差與GDP之比由峰值的10%回落到2%以內的水平(見圖1)。之所以2007年以后中國外匯儲備仍然出現了超額積累(最多超出2006年底水平近3萬億美元),主要與發達國家貨幣放水,全球流動性過剩,資本大量涌入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國家有關(見圖1)。不難看出,中國政府并沒有諉過他人,而是從自身找原因、尋求解決方案,最終實現了經濟再平衡。2012年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再認為人民幣匯率存在明顯低估。近年來,盡管美方依然因雙邊貿易失衡把中國放在貨幣操縱的監測名單上,但也已不再要求對人民幣匯率重估。

圖1  中國對外經濟平衡狀況(單位:%)

注:國際收支口徑的外匯儲備資產增加值為負值,減少為正值

數據來源:國家外匯管理局、國家統計局、WIND、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自1970年代中期以來,美國對外貿易就持續逆差,這是低儲蓄(財政赤字)、產業空心化、美元本位等結構性原因所致(中美貿易失衡還涉及美國對華高新技術產品的出口管制)。此后,美國經常同主要貿易伙伴搞摩擦。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日之間的貿易戰更是如火如荼。最終日本以資產泡沫破滅、經濟長期停滯收場,而美國的貿易失衡不過是從對日本為主轉為對中、日、墨等國為主,貿易逆差與GDP之比由1990年代初期的1%—2%升至目前的4%左右的水平(見圖2)。

圖2  美國貨物貿易失衡的演變(各國占比)(單位:%)

數據來源:美國商務部、WIND、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2、迄今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的國際收支影響有限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擴大對外開放、迎接世界制造業轉移、替代日本成為美國貿易赤字的主要來源后,中國就逐漸成為美國貿易摩擦的主要對象。據世界貿易組織統計,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2009—2017年,美方對中國采取的貿易救濟措施年均14.9件,占其發起救濟措施總數的52.3%。但美國商務部的統計數據顯示,2008—2017年,美國對華出口和進口年均仍分別增長7.6%和4.6%,比其出口和進口總額的年均增速分別高出4.7和2.9個百分點;只是由于基數原因,同期美中貿易逆差年均增長3.8%,占到美國貿易逆差的近一半(見圖2)。另一方面,雖然中美雙邊貿易失衡問題依然存在,但中國多邊貿易失衡問題卻在逐步改善,經常項目順差與GDP之比回落到國際認可的合理水平以內。


特朗普競選時就多次指責中國在貿易問題上“殺死”美國,并威脅要對中國進口產品征重稅,讓工作崗位從中國回流。2017年4月,海湖莊園中美首腦會晤達成“百日計劃”意向,以及11月特朗普首次訪華,簽訂一攬子大單,一度讓人們憧憬中美經貿關系緩和。但是,將中國作為替罪羊以及遏制中國崛起的戲碼還是如期上演,強加于中國頭上的貿易戰風雨欲來。2017年11月底,美國正式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者”,把對華經濟關系定性為主要的安全威脅之一。2018年3月,美國先是對進口鋼鋁全球征稅,然后讓各國選邊站隊部分予以臨時豁免,重點針對中國;最后干脆丟掉遮羞布,總統簽署備忘錄,擬對6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征稅。美方更是直言,301關稅就是針對“中國制造2025”。


迄今為止,中美貿易摩擦大都還只是常規戰、輿論戰、心理戰,對中國國際收支主要是心理影響,基本沒有產生實質性沖擊。2017年四季度,中國延續了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的國際收支平衡格局,剔除估值影響后的外匯儲備資產增加326億美元,環比增長9%(見圖3)。境內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2018年前兩個月,銀行即遠期結售匯逆差同比減少32%,其中即期結售匯逆差減少了69%(見圖4)。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和境內交易價在2017年上漲6%的基礎上2018年一季度又上漲約4%,而美元指數則下跌近10%,后又下跌2%以上。

圖3  2014—2017年各季中國國際收支狀況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國家外匯管理局、WIND、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圖4  2016年初以來各月銀行即遠期結售匯差額

(單位:億美元)

資料來源:國家外匯管理局、WIND、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尤其是2018年3月,美國違反世貿組織規則,單方面以國家安全名義和301調查結果發起貿易爭端,進一步打擊了市場信心,美股和美元下跌。相反,中國境內人民幣匯率走勢平穩,全月人民幣中間價上升0.7%,3月26日以后,交易價和中間價還升破了6.30的水平。有人認為,這是中國試圖以此緩解中美貿易摩擦。問題是,匯率問題已不是中美經貿關系的焦點,即使“故意”讓人民幣升值,又豈能讓美國滿意?再說,如果升值真是一張底牌,又豈有未經談判就把好牌打掉的道理?可見,上述看法是立不住腳的,還是應該從市場找原因:近期人民幣加速升值,主要還是在美元下跌的背景下,境內外匯市場收盤價相對中間價持續偏強所致。3月27—30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累計上升312個基點,其中收盤價相對當日中間價偏強貢獻了475個基點。


3、未來的影響還需看中美經貿爭端的演進


中美貿易爭端對中國國際收支的短期影響渠道有三:一是信心渠道,即中美經貿關系緊張有可能降低市場風險偏好,促使資本逃離風險資產,加劇中國資本外流;二是貿易渠道,兩國貿易爭端將會影響中國的對外貿易活動;三是金融渠道,兩國貿易紛爭包括投資保護主義措施,將影響中國的對外投融資活動。后兩個渠道都會通過影響中國實體經濟,進一步對市場預期產生影響。


上述三個渠道的影響大小,取決于中美貿易爭端的演進情形。一種情形是貿易摩擦僅限于經濟考量,則鑒于全球供應鏈背景下的貿易戰是雙輸的結果,雙方會通過談判協商解決問題,結果是有貿易爭端但避免了貿易戰;另一種情形是貿易摩擦既有經濟又有政治的考慮,一定的貿易戰的經濟損失不可避免,則雙方貿易摩擦不斷,經貿關系時好時壞;再一種情形是貿易摩擦主要是政治的考量,貿易戰的經濟損失可以忽略,則貿易沖突會不斷升級,直到美方的政治目標達成為止。當然,貿易戰的勝負不是比誰的損失小,而是看誰的承受力強。同時,因為中國并非當年的日本,兩國實力對比各有長短,即便一方勝出也可能是慘勝,且不排除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如同中國歷史上三國歸晉的結局。


短期看,第一種是好的情形,對中國國際收支的影響是短暫的;第二種是基準情形,造成中國國際收支的波動;第三種是壞的情形,造成中國國際收支持續的劇烈波動。從中長期看,中國的國際收支狀況并不取決于中美貿易摩擦,而是經常項目收支看國內的投資儲蓄關系、人口結構變化等,跨境資本流動看國內市場前景、營商環境、產權保護等。另外,中國是一個大型開放經濟體,具有較大的市場和政策回旋余地,較強的抗風險能力。應對中美貿易摩擦,防范國際收支風險,關鍵是做好自己的事,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深化改革、擴大開放。


本文來源:《中國外匯》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本文來源:《中國外匯》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3d近50期开奖结果7